相关文章

金口中山舰博物馆每年接待60万人次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zsjaxf.com/

    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凌燕摄影: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

    1997年1月4日,中山舰陈列选址金口。    当天,湖北省打捞保护修复陈列中山舰领导小组宣布:经过专家反复论证,认为武汉市江夏区金口镇是中山舰蒙难地,有许多与中山舰相关的遗址。中山舰陈列在金口,既符合“史以地近”的文物保护原则,又可避免运输障碍和巨额投资。    武汉人都会记得1997年,那一年1月,在长江中沉睡了半个多世纪的中山舰,被正式打捞出水。    从1986年湖北省文物部门提出打捞中山舰的动议开始,这艘名舰就一直备受牵挂:江苏省曾要求将中山舰送回南京陈列、广东省曾提出将中山舰“接回娘家”……    而选址金口的提议最终被正式采纳。于是,武汉成为中山舰的永久家园。    一代名舰,辗转多地,见证过硝烟战火,经历了生死创痛,终于回归到人们的视野,成为连接历史的桥梁,与这座城市一起面对未来。

    回望    这是一艘传奇的战舰

    不是每一艘战舰,都能称为“一代名舰”。中山舰舰长62.1米,舰宽8.9米,配有前后主炮各一门,边炮4门,左右舷边炮2门。论个头火力,在当时的海军队伍中并不算最突出的,但它却有“浓缩的中国现代史”之称。    中山舰原名永丰舰,是1910年清政府向日本订购的。还在建造时,清王朝覆灭了,竣工后它在日本闲置一年多,1913年才正式运回,被编入北洋海军第一舰队。1915年至1916年,永丰舰响应孙中山先生的号召,参加了护国运动,随后又经历过“护法运动”“东征平叛”“孙中山蒙难”“中山舰事件”“武汉会战”等重大历史事件。    1922年第二次护法运动期间,受围攻的孙中山登上永丰舰。孙中山在舰上待了近两个月,之后退居上海。1923年8月,永丰舰重回广州并成为广州革命政府最大的军舰,孙中山偕宋庆龄登上永丰舰,留下了一张珍贵合影。    1925年3月12日,孙中山先生与世长辞。4月,永丰舰改名为中山舰。    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中山舰被调入长江。1938年,武汉成为日军进攻的主要目标之一,中山舰奉命参加武汉保卫战。    1938年秋,中山舰奉命执行从嘉鱼、新堤至武昌县金口镇江面的警戒和运输任务。舰上的主副炮已经拆下装在岸边几个要塞上,只剩几门小炮和机枪。    同年10月24日,“那天中午,先有一架敌机来侦察。”据幸存者、枪炮长魏振基后来回忆,“舰长萨师俊特别提前开了午饭,他料到一场恶战即将来临。”下午2时许,6架敌机编队而来,中山舰官兵奋起抗击,将首尾和左右两舷的火炮、机枪一起开火,迫使敌机不敢低空飞行。但在敌机的轮番轰炸下,舰身受到重创。下午三点多,遍体鳞伤的中山舰在距武汉26公里的长江金口水域沉没。“坚守岗位,战争到最后一兵一卒”,这是战斗中,中山舰电讯官向总部发回的最后信息。25名官兵阵亡,包括身负重伤仍拒绝离舰的舰长萨师俊。    壮烈殉国的萨师俊是中山舰第十四任也是最后一任舰长。而当年订造这艘军舰的,正是萨师俊的叔祖父、时任清海军大臣的萨镇冰。

    打捞    历时100天的惊心动魄

    1986年,有专家学者提出将中山舰打捞出水的动议,一经提出,立刻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。    1988年3月,国家文物局确定打捞工作由我省筹备、申请。同年5月,潜水小组进行了为期5天的江中探摸工作,江水混浊,水下几无能见度,全靠潜水员的双手一点点触摸,来获得宝贵的初步数据。1994年,潜水员在沉船的艉部摸到“中山”两字,正式确认其身份。    打捞工作慎之又慎。经过多次探摸工作,1995年,我省组织专家论证会,对多种打捞方式进行比较、筛选,确定采用“抬撬打捞法”,具体方案为先清除舰内泥沙,修补破洞,在中山舰两侧固定驳船,放下皮囊塞入船舱,通过高压气体填充增加浮力。    1996年11月,打捞工程正式启动。定位、排沙、清障、铺钢缆等工作有序进行。    1月28日,海内外媒体齐聚金口。在江底沉睡了59年后,中山舰缓缓出水……    2月21日,历时100天的打捞工程圆满完成。整个打捞工作,清除舱内泥沙1400吨,潜水总人次达578次,水下作业时间超过1158小时。中山舰出水。开创了中国河内考古发掘第一例,为中国水下考古和打捞积累了宝贵的经验。    出水后的中山舰由拖轮和驳船兜着,缓缓起航,开抵湖北船厂,按国家文物局所批复的“整旧如旧,恢复原貌”原则进行修复。    2008年5月,修复后的中山舰经22公里的水路和旱路,平稳抵达中山舰博物馆舰体陈列厅。

    今说    它不仅仅是一艘战舰

    在2018年的第一天,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金口,拜访这艘名舰和它今天的守护人。    在一片波光之中,走过水面的栈道,面前就是宏伟的中山舰博物馆。全钢结构的陈列厅,外形如一艘准备扬帆出征的战舰。走入展厅,修复后的中山舰立即成为视线的核心。雄伟、高大,威严感扑面而来。“我们看到的船体是中山舰最初的,但螺旋桨是后来补上的。船的甲板在战争中损坏严重,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部分,是修复之后的。”讲解员正为参观者做介绍。    如今,船体右舷中,仍保留着当年巨大的致命弹洞,“这是当时的致命一击。”讲解员介绍说,这里是锅炉房所在,中弹后江水涌入,导致船失去动力。    右舷甲板上,船长室附近的弹坑也保留着。当年,43岁的舰长萨师俊正在这里指挥作战,这次重击导致他严重受伤。躺在血泊中,他拒绝了官兵要将他抬上舢板撤离的请求,与战舰一同沉入江中。“近年来,中山舰博物馆每年接待参观者60余万人次。”馆长王瑞华介绍,除了中山舰本身,当年随舰出水各类型文物5000余件,其中国家一级文物60件(套)。铭牌标志、舰载设施、生活用品、武品装备四大类型的文物近300件也是馆内很受观众喜爱的展品。中山舰文物也经常到各地做展览,如今已累计外展三十余场,“足迹从全国各地到海外,所到之处,备受欢迎。”去年,致远舰(黄海战役名舰)文物来汉,“隔世对话的致远舰与中山舰展”引来不小轰动。    历史远去,但并不沉默。借这些舰船和物品,依旧向今天的人们讲述着曾经发生的一切。